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大姊结婚之前
大姊结婚之前

大姊结婚之前




  大姊结婚的前夕,因为连日的操劳,终于在晚上九点左右昏倒。在喜事的前夕发生这种事,真的让全家乱成一团,只好送医急救,在经过一连串的急救程序后,医师说没关系,只要吊个点滴吃点镇定剂,休息一阵子就可以恢复过来,然后就嘱咐家属办理住院休息。

  由于二姊,三姊都到外地念书,无法及时赶回,妈妈又有心脏病无法长期呆在医院,全家就我比较没事,所以我就留下来照顾姊姊。由于吊点滴吊了很久,整个晚上上了好多次厕所,大姊昏昏欲睡又站不稳,走路跌跌撞撞的,又吊着点滴罐,只好由我拿着点滴扶持着大姐上厕所。我把点滴罐挂在墙壁上,然后再半扶半抱的把大姊抱到马桶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  大姊吃力的睁开眼说:“弟,你不会帮我尿吗?”我只好正面抱起大姊,然后掀起她的裙子,帮她把内裤脱下,让姊坐下来尿。

  在尿尿的过程中,大姊是头颈靠着我的胸部,没有吊点滴的一手则缳抱着我的脖子,而我则是费力的一手抱住大姊,另一手撑着墙壁,然后就静静的等她尿啰!等她尿完,还得帮她擦拭,穿好裤子,再扶回病床上,一个晚上就这么来回四、五次。在当时我只知道要尽力照顾好大姊,也没想到其他的事。

  随着点滴的营养补充,慢慢的她的体力也比较恢复了,就在上第四次厕所的时候,她已经能比较清醒的言语,而我也不用扶的那么吃力了!不过由于针头是扎在手臂的弯曲处,也就是有一只手是不能活动的,所以脱裤子的事还是要我帮忙,这时我才开始感到尴尬。

  就在此刻,姊睁开眼看着我说:“刚刚都是你帮我的吗?”

  我不知所措的笑了笑说:“不是我难道是你老公?”说完,我看到大姊眼中含泪的笑了笑,空出一只手摸摸我的头,还抱了我好一会儿!

  因为大姊五、六点跟化妆师约好了,所以凌晨三点半左右我们决定回家,就招了计程车回家了。一回到家,全家又开始闹烘烘的,帮大姊张罗这张罗那的,我好烦又好想睡!但是全身都是药水味及似有似无的尿骚味,很不舒服!

  就在我房里的浴室胡乱的洗了个澡,好不容易容易大家都安静下来,这时候大概四点多了。就在我快睡着之际,忽然听到大姊小声的叫我,我过去她房间看看什么事。

  大姊说:“弟,我全身脏兮兮的,想洗澡,你帮我开瓦斯。”我就到阳台开瓦斯,本来要回我房间睡觉,她又叫我,我问她什么事?姊说:“我头晕晕的,爸妈也都睡了,你帮我洗好吗?”

  我一时会意不过来,只答了:“喔!”然后就扶她到她的浴室,她还叫我去阳台拿一把塑胶椅子进浴室让她坐着洗。

  她先把她的洋装脱了,然后再叫我进浴室,这时我强自镇定,装着很平常的样子,其实事实就是如此!我看到她坐着趴在洗脸盆上,身上只穿着白色的内衣裤,等我进入后,她要我打开莲蓬头并调整好水温,说:“弟,帮姊洗头!”然后就仰头靠在椅背上。

  我站在她背后,开始帮她冲水、抹洗发精,然后慢慢小心的帮她洗了,洗着洗着,她还真的睡着了。我其实是边洗边窥视她的胸罩边缘,只看一片白晰的胸脯,并无法很专心的做我手边的事,还把水冲进她的眼睛,也把她弄醒了,但是她只是把眼睛闭紧而已。

  等我她的头发冲干净后,她坐直身体,手捂着胸口一阵子,可能是在考虑什么,然后她就把胸罩的背扣打开,随手就扔进篮子里,然后把手放置在内裤的裤带上。我原先以为她连内裤都会脱掉,我好紧张!原先的睡意都没了!

  但是她却把手交叉护住乳房,叫我把洗澡用的丝巾弄湿再沾上沐浴乳,叫我帮她搓洗背部。我就站到她身边一手扶住她肩膀,另一手帮她搓洗背部,我从她的左右肩膀慢慢仔细的搓揉,再沿着她的背脊往下搓洗。由于水的温度,再加上心里很紧张或许是很亢奋吧?我觉得好热!刚换的汗衫都湿了!

  就这样子搓洗了一阵子,很快的就洗到她的臀部了,这时她就站起来要我继续往下洗,当她站起来时,空下一只手扶住洗脸盆让我洗,她还穿着内裤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别扭的沿着内裤的边缘搓洗,我想不到大姊会说:“脱掉吧!不脱掉怎么洗?”我愣了一会儿,就把她的内裤给脱下来了。

  因为我是蹲在她身边,在脱她内裤时,我的右手是从她的后面伸过去扯她右边的裤头,我的右左手则扯住她左边的裤头,我也忘记有没有发抖,我只知道在我扯下她的内裤时,她的臀部夹得很紧,连带的她的大腿也夹的蛮紧的!所以当我扯下她内裤到膝盖时,她内裤的裤裆却还卡在她的大腿内侧,我想:她也很紧张吧!

  在我要把她的内裤脱离她的一只脚踝时,我注意到她要跆起她的小腿时,她的膝盖是向内弯曲而提起小腿的,就在她抬放腿时,我从她屁股深处看到了她些许的阴唇跟阴毛,我其实是很注意在看,可以说是贪婪的程度!而我也只能兀自镇定,继续的帮她搓洗他的大腿及脚踝部份。有一点我很奇怪:为什么女人在这个时候总是只遮掩乳房而不立即遮掩下面?是习惯?还是忘记了?

  当我洗完背部后,我也忘了接下来要干什么,还是大姊坐下来,还自己把一手伸出来让我洗,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。这时大姊才用另一只手放在阴部,算是遮掩吧!?

  我沿着脖子、颈部、肩膀、手臂、手掌、手指……一步步洗下来,我也一直观察她的脸部反应,她虽然虚弱,但却很舒服很安祥的样子。

  洗完一手就换另一手,等两手都洗完了,再来我就不会了,这时姊说:“再来我自己来好了。”然后我就在一旁看着她洗她的胸部及阴部,然后她要我把泡沫冲掉,但是我只是愣在原地没动。

  就在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了一段时间后,大姊开口对我说:“弟,你喜欢看我吗?”我也不知该怎么说,只好脸红红得抓头搔耳的站着,姊忽然红着眼睛说:“明天姊就是别人的了,以后可能没机会再像这样跟你在一起了,你就看吧!”

  然后就自己把身上的泡沫都冲洗掉了!

  这样一来,她也不再遮掩任何部位,反而是我含泪头低低的不敢抬头看她。

  她看见我这样不安,很心疼的摸着我的脸颊,说:“没关系!没别人在,你就看吧!”

  我用很缓慢的速度从头到脚仔细的观赏眼前这个疼爱我的姊姊,很自然的,我的身子慢慢的靠近她,也很自然的伸手抱她,姊也很柔顺的让我抱她。当我把脸埋没在她柔软的乳房之间时,姊的一手也轻抚着我的头,另一手像安抚小孩似的轻拍我的背。

  少女的乳香虽然不很浓厚,但显示出难得的清香,我抬头看了姊,她也刚好看着我,然后好像知道我的需求,她闭上了眼睛,还点了一下头,我就将儿时的本能表现出来。

  当我将她的乳头含入嘴里时,她轻抚着我的手,突然变成紧抱着我!而原本抱着她的手则游移到她的臀部、大腿跟部,用力去抚摸这些多肉又神秘的部位。

  我像得到鼓励似的跪下来,用脸部的一切去接触她的阴毛,最后用手探索到她温润湿热的地方。

  不过这时候姊像触电般的反应过来,她眼带惊恐的跟我摇头,并把我拉起来站好,她深呼吸一次,然后强自镇定的对我笑了笑,指了指我的下体。喔!它湿糊糊的!早就射出来了!

  姊白了我一眼,然后坐下来,她的手就开始帮我做清洁善后的工作……那时是凌晨,而我们也很低调,应该没被发现,不久天就亮了。

  当天当她化妆回来时,已经穿着洁白的新娘礼服,她微笑的看着我。喔!她真的好美!好美!!

【完】